一个介绍世界杯 足球 篮球的网站

奇闻逸事(奇闻异事故事)

文/王义尚

当代散文||晚清牛千古奇闻轶事

出生于今山东定陶区黄店镇的牛千古,清朝嘉庆5年(公元1803--1854)人,字奇观,是该镇牛楼村的一个小康之家,兄弟二人,排行老大。据《牛氏族谱》记载:其始祖原姓司马,后改性牛,相传为宋代名将牛皋之后。他的伯父牛魁文,父亲牛豹文均为武生,千古生于书香兼武功世家,自幼苦读五经四书,博览经史子集,知识丰富品格不凡,是当地有名的饱学之士,清代著名(有神笔之誉)书法家。

巧遇烙饼大嫂

牛千古是鲁西南一带典型的耕读家庭,家原有良田80余亩。他因不满清朝的腐败统治,无心于仕途,独爱书法艺术,矢志不移废寝忘食,达到特别“字迷”的程度。

为练好字,他专门腾出三间主房为专用练字室,不惜花重金购置文房四宝,纸用车载,墨用缸盛。开始是学柳公权书,继而学颜真卿。将写好的字挂在四壁,然后对照诸名帖,反复观察体味,找出自己的不足。每有得意之作,便欣然忘食。因练书法耗资巨大,加之他不善经营田地,以致田产荡尽资用匮乏,生活逐渐贫困起来,但他练字的恒心矢志不移。无钱购买笔墨纸张,就以门板为纸,麻刷作笔,苦练不止。当时,山东的曹州府一带,多有靠扫盐土淋盐吃,他就在扫盐土时以扫帚为笔,大地当纸,到了练字入迷着魔的程度。

传说有一天他外出游玩,来到一个客店,见一位大嫂正在用鏊子烧火烙饼。她能把烙好的白饼一顺手就搭在身后的竹篮里。他越看越是佩服,便走向前问道:“大嫂,你烙饼的手艺真熟练!”大嫂一听有人称赞她,便抬头看了一眼千古说:“小兄弟,这叫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看我烙饼熟练,可还没有人家牛千古写字的手艺熟练哩!”千古听了心想:我算得什么,要真和人家比试,谁能保证不被人笑掉大牙!打那以后,他在家又埋头苦练了三年。

天道酬勤,功夫不负有心人。牛千古广泛吸取了汉、晋、隋、唐以来众名家书法的特点,融会贯通,自成一家。无论楷书、行、草皆达到了“行行炫目、字字惊心、钢筋铁骨、落笔不俗”的地步。他的书法处处闪耀着严谨刚劲的风格,富有立体感。兼有唐欧(欧阳询)、晋朝二王(王羲之、王献之)、宋黄(黄庭坚)、米芾、清朝书圣何绍基的神韵,其代表作有“鸟飞月窟地,鱼跃海中天”。

当代散文||晚清牛千古奇闻轶事

生性孤僻怪诞

当地人都知道牛千古性格孤僻怪诞,且又刚正不阿。字练成名后,便走上以卖字为生的道路。他出外卖字一天只卖三幅字,够吃得了就不再写不再卖,三幅字卖不完便烧掉。卖字时不准还价,如果买主还价,他当即把这幅字撕掉,令人无不为之惋惜。

据民间传说,有次他从某地回家,途中遇一小河,别人均赤脚蹚水过河,可他却穿着崭新的鞋袜涉水而过。又一回帽子被风吹掉,有人对他说:“你的帽子被风刮跑啦,还不快去拾!”他竟回答说:“彼不随我,吾何拾其?”便扬长而去……

有一年的八月十五,开封府尹刘御知的母亲过八十八大寿,各州府县的官员都来为老太太祝寿。有个爱拍马屁的小官员对刘知府说:“大人,小官听说最近开封府来了一个卖字为生的神笔牛千古,何不将此人请来为老太君写幅寿联以图吉祥”?刘御知听了心中非常高兴,立即派一小吏前去寻找牛千古。那小吏寻遍了开封的大街小巷,却没找到牛千古的身影,正在犯难时,城南边的一墓碑旁忽听见有人在吟诗:“生性孤僻不及考,天涯海角凭狼毫;踏遍三山和六水,悠哉游哉乐逍遥!”小吏近前一看,见是一个疯魔,头挽牛角发绺,身穿灰黑长袍,戴一幅老花镜,身旁放一个竹篮子,篮子里搁一支笔,旁边放一墨葫芦。小吏看了这些东西,就知道这风魔似的老头是他要找的人,于是上前问道:“先生可是卖字的神笔牛千古?”那老头翻眼看了下小吏,没有答话。小吏显出无奈地说:“俺家知府老爷要请你去写字哩。”

那老头听后却摇摇头说:“千古是我,但老朽不会写字,谁请我也不去。”说完头倚在碑上又闭目养起神来。小吏寻思,说当官的请他不去,再换个法儿试试看。于是把嘴一撇,装做要哭的样子,对牛千古说:“我家大人说了,要是寻找不到您就不用我了,大人若不用我,家中尚有个八十多岁的老娘拿啥养活啊!”牛千古可怜穷人,听他这么一说还真动了心说:“看在你的面子上,老朽就去一趟,不过老朽年迈,腿脚不好使唤,回去叫你家老爷用轿来抬我!”那小吏答应一声就去了。

刘知府听小吏如此一说,断定牛千古有真才实学,不然不会有这样大的架子,于是就亲自坐轿去请牛千古。当刘知府来到墓碑旁边下了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千古面前躬身深施礼道:“学生刘御知,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今特来请老先生为我家老母寿辰写一幅寿联,还望先生赏光!”千古睁开双目看了刘知府一眼,提起竹篮,挎上墨葫芦,带着满身的尘土钻进了轿里。

说话间到了府衙,牛千古也不等知府让座,二话不说,就一下坐在了知府的宝座上,刘知府忙命仆人端来了上好的茶饭。牛千古来了个鸡上架,两只脚往椅子上一搁,蹲在桌前大吃大喝起来。待他吃饱喝足后,便接过仆人拿来的一支大狼毫,双目圆睁,运运气力,写下了一个“寿”字。但见此字丰韵饱满,劲道刚健,在坐的大小官员无不拍手叫绝。刘知府忙叫仆人取来一百两银子交予牛千古,然而牛千古却一两不要,说道:“老朽不图名和利,唯图无羁天涯气;今日府衙来献字,欲求此笔做谢意!”

“好,好!像先生这样不图功名之人,世上真是少见啊!”刘御知双手捧起那支大狼毫递给他,牛千古接过那支笔,挎上竹篮提起墨葫芦,出知府衙门便一路扬长而去。

当代散文||晚清牛千古奇闻轶事

白布泼墨解女困

有一天傍晚,牛千古卖字来到曹州城外的一个村头,正巧碰见了他的干女儿凤姑。她刚从集上回来,怀中还抱着没有卖出去一卷子新白布。因几年前死了丈夫家里穷,凤姑就领着个三岁的孩子靠纺棉织布过日子。

凤姑把千古带到家里,急忙去给他做饭吃。这时三岁的孩子来到千古面前,要拿他盛墨的葫芦没给他,那孩子就哭闹起来。千古无奈,只得哄他说:“别哭了,大姥爷等会给你写个字。”由于一天的奔波劳累显得有些困乏,他吃了饭就在灶前睡着了。到半夜醒来,忽然想起许诺给小外甥写字的事,于是赶紧起来点上灯,要给外甥写字。可他东寻西找就是找不见一片纸,正在为难时,猛地瞧见凤姑的那卷子白布,放在了柴禾上忘记拿。于是,他就把布摊开,拿起饱蘸浓墨的笔,就在布上写起来。这一写不打紧,却怎么也收不住手,只刷刷的一阵子,一大卷子布全都叫他写完了。

第二天一大早,凤姑起床给千古做饭吃,看到用来换粮吃的一卷子白布全被画上了黑字,不禁失声大哭起来。此时千古也感到很不好意思,就说:“闺女别哭了,不能卖布,你就把这卷子带字的布送到当铺里试试,说不定还能换回粮食。”凤姑无奈,只好按照他说的把那带字的布送到当铺。这当铺老板懂文墨爱字画,看后赞不绝口:“妙啊,真是一笔好字,一笔好字,我活了五十多岁,还从有没见过这种骨头一样的字体!”说着,拉开抽屉,拿出五千钱交给了凤姑:“听说定陶有个叫牛千古的专写这种字,莫非出自他手?”当凤姑回答正是她义父牛千古写的字时,老板热劲上来,又拉开抽屉取出五千钱交给凤姑,并说:“这是订钱,你回去叫先生写去,写多少我要多少。”

凤姑见义父的字比一卷子布值钱多了,心里有说不出的欢喜。她急忙拿着订钱回家,哪知义父却早已走了。她到前后邻村找了大半天,也没有找到义父的身影,只得把老板的订钱送还给当铺。当铺老板见牛千古的字再也买不到了,便把那卷子带字的布锁进了柜子里,再也没有轻易的往外拿过。

投奔义军 失势自殒

到了40岁以后的牛千古,家境开始中落贫困,很想游览祖国各地的名胜古迹。于是,他在卖字的同时负书担囊开始漫游。北过山海关,游览了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南到吴楚,欣赏了苏杭、江汉风光。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其书法也受到各地名流、雅士的好评与赞扬。

然而他逍遥了大半生,却渐渐感到一肚子才华不能老这样白白的流失,决心去投奔太平天国起义军。他便肩扛着墨葫芦,手挎着竹篮,踏上了去南京的投奔之路。他一边走,一边仰面高唱:“自笑原来是野流,手扶杖黎过通州;赤脚踏开尘世路,一肩担尽世间仇”!

一连走了几天,他感觉有些累了,想在路边歇歇脚。还没等坐下,便看见有两个兵卒朝他走来,他本想躲一下可来不及了。两个兵卒来到他面前大声呼嚎说:“好你个探子,竟敢闯入军营,走!跟我们去见军爷!”牛千古正想申辩,还没等开口,笔和葫芦就被掳去了,他只好在后面跟着。到了中军大帐,他翻眼看了看众军将,便眯起眼睛倚在了一个明柱上。这时,一个兵卒拽了下他的衣服说:“哎!你这个军探,别装疯卖傻了,今日落到杨军爷手里,不死也得让你脱层皮!”

牛千古一听杨军爷之字,便知不是官兵,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早听说洪元帅手下有个杨大将军,但一时还摸不透底细,也不好说明来意。于是,他想了个投石问路之策,就盘了盘发绺,而后仰面大笑了一阵说:“你们抓我来,意思是说我是军探,你看老朽都到风烛残年了,哪还有这样的军探?真是笑煞人也!”说罢,便用双眼瞟了一下坐在太师椅上的大将军,杨秀清将军看着他这身打扮,不像什么军探,便命令手下:“一个老夫何谓军探,把他轰出帐外放了吧!”牛千古一听将军称他老夫,便认定是洪元帅的亲将,忙喊:“慢着!老朽不是别人,姓牛名千古,我要见见你们的洪元帅。”

当代散文||晚清牛千古奇闻轶事

杨将军一听说是牛千古,不禁吃了一惊。他早就听说过牛千古,是个名扬晋冀鲁豫的曹州神笔大贤士,慌忙下阶来迎接,说道:“哎呀!原来是牛老先生到此,末将早有耳闻。老先生不畏官吏,济民于世的骨气令人敬仰,末将实在佩服,今日实在委屈了老先生,末将这里与老先生赔礼了。”说着就深施了一礼,接着扶千古坐到自己的椅子上,又吩咐手下摆设酒宴为他接风。千古看杨将军年纪轻轻就能招贤纳士,很是敬佩,两人谦让一番。酒宴摆好二人分宾主坐定,边饮边谈,直到深夜方休。

第二天早晨,杨将军陪千古来到帅府,叫军卒去报洪秀全得知。洪元帅听后精神大振,便对中将说:“真是天赐奇才与我,天国欲兴何难之有?”说罢下阶迎接。牛千古不胜感激地说:“老朽无能,若元帅不嫌弃,请收留身旁勒马坠蹬万死不辞!”二人至帐内落座,洪元帅忙吩咐手下摆上酒宴,和牛千古有说有笑情同手足。

第二天,洪秀全派人买来丈二红菱,叫牛千古书写天国旗号。千古也没推辞,提起大笔运足气力,写下了“太平天国”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洪秀全看了连忙高声说:“好,天下第一笔,天下第一笔!”接着命手下买来二十丈的高杆,把书有“太平天国”的大旗插在了钟山之巅。

一个时期以来,太平天国起义军声势浩荡,所向披靡,威震八方,所到之处深受农民的欢迎。后来,终因腐败软弱无能的清政府,与八国联军沆瀣一气,合起来疯狂镇压太平天国义军,才导致太平天国起义军失败。时年51岁的牛千古,眼看着神州飘摇欲坠,国无宁日,不觉老泪横流,他重新扛起了那杆大笔,墨葫芦和破篮子,沿长江而行。有一天,牛千古游到黄鹤楼上,买了一壶酒自斟自饮,当时心情很是悲伤。他喝下一大碗酒,精神猛然振作起来,很快挥笔在黄鹤楼的墙壁上写下了:“手提竹笔天下游,壮士今来黄鹤楼;手扒楼门望焦土,泪珠滚滚付东流”。此时已是夕阳西下,天色昏暗起来,滚滚江水向东流去。

牛千古望着江面思绪万千,突然想起南宋大诗人文天祥的《过零丁洋》:“辛苦遭逢起一径,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他想,我牛千古生不图名利,为忧国忧民投奔了太平军,虽遭诛连,但毕竟为天下大业效了薄力。今日能登上天下名楼,也了却了我的心事。想着想着,便站立于窗台上纵身跃入了滔滔的江水,神笔牛千古的一世英名,被永远定格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黄店镇曾有家以牛千古命名的酒厂——千古香酒厂,所生产的千古香白酒深受消费者喜爱,远近闻名效益一直很好,企业也红火了20多年。

【作者简介】王义尚(笔名冬虫夏草),中共党员。曾受聘于山东菏泽新闻学院《记者摇篮》报编辑部副总编。自1979年在部队发表作品,已发表作品3000余件。作品散见于《菏泽日报》《大众日报》《牡丹文学》《作家与读者》《现代作家文学》《时代文学》《文笔精华》《世界诗歌文学》《大西北诗人》《北极光》《文学纵横》《当代华语名家文选》《当代文学精选》《参花》《东方典藏.金榜名篇——四十年文创成果精品选粹》《新世纪大爱文学.作品精选》《中国乡村诗选编》等报刊、杂志等一些文学网站近百家,获省、市级表彰奖励80余次。作品多次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系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散文学会、菏泽市作协、中国作家网会员,中国诗歌网蓝V诗人等,江山文学网签约作家,定陶区作协理事。

《当代散文》由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散文双月刊,主要发表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欢迎山东籍散文作家申请加入山东省散文学会。山东省散文学会常年举办各种散文活动,为作家提供图书出版服务,欢迎联系。投稿邮箱:sdswxh@126.com、 sdca98@163.com

壹点号当代散文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当代散文||晚清牛千古奇闻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