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的小天地 世间百态 彭加木失踪事件 彭加木双龙玉佩到底去哪里了

彭加木失踪事件 彭加木双龙玉佩到底去哪里了

其实“彭加木失踪事件”并没有多少秘密,不过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无人区失踪案,这种事件在死亡之海罗布泊数不胜数,只不过因为彭加木先生的来头太大,他的失踪惊动了高层,动用了军队的力量去寻找他,但最终一无所获。因此,到了很多文章中,彭加木先生就成了穿越了时空的主角,讹化出诸如“双龙玉佩”这些玄幻玩意。

给大家盘一盘“彭加木人间蒸发事件的来龙去脉”。

1、彭加木其人

彭加木先生1925年出生于广州市番禺县的一个富商家庭,其幼年时光正值抗日战争时期,不得不四处辗转逃亡。1943年,彭加木先生考入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农业化学系,毕业后先后进入北平大学农学院土壤系和中央研究院从事土壤化学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彭加木先生进入中科院上海生化所担任研究员,主要负责到边疆省份调查矿产资源,他在罹患重大疾病的情况下依然忘我的工作,足迹踏遍了十多个老少边穷省份。

1959年,彭加木先生开始对罗布泊资源进行科学考察,但因为某些原因,彭先生被关进了“牛棚”。科学研究工作中断了20年。

1979年,彭加木先生就任中科院新疆分院副院长。同年,开始第二次罗布泊科考。

1980年5月,彭加木先生担任中国罗布泊科考队长,这是我们中国人第一次自己组队到罗布泊核心地带进行科学考察,首次穿越了罗布泊湖盆。但就在彭加木先生带领科考队沿新路返回时,彭先生失踪了。

彭加木先生是植物病毒专家和土壤化学专家,新疆科学院新疆分院的创建者,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考察先驱。

2、罗布泊其地

罗布泊(Lop Nor),一处位于塔里木盆地东部,塔克拉玛干沙漠东缘的一处盐湖,曾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湖,是西域文明的发祥地之一。

罗布泊位于天山和昆仑山的合抱之中,曾是连绵荒漠中最湿润的地方,从周围山脉发源的孔雀河、车尔臣河、塔里木河、疏勒河奔涌而至,在辽阔的大地上冲刷出一道绵延60公里的罗布泊大峡谷。在峡谷的尾端,是塔里木盆地的最低洼处,河水在这里聚集成一片汪洋,一个主湖峰值面积达到1万平方公里,相当于2.5个青海湖的超级大湖。湖的四周绿洲繁茂、胡杨成林,绽放出灿烂的文明,吐火罗人、楼兰人、月氏人、龟兹人、精绝人、若羌人、且末人均在罗布泊沿岸聚集。尤其是楼兰人,在两汉时期,已经成为西域丝绸之路沿线最强盛的国家之一。

但随着自然环境的变化,罗布泊的湖面逐渐的萎缩,常年的飞沙走石让干涸的湖床变成了以土丘和沟壑为标志的雅丹地貌,而被风吹走的沙土在湖南侧沉降为新疆第三大沙漠—库姆塔格沙漠。

20世纪50年代,我国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塔里木盆地大开发活动,在罗布泊的上游河道中修建了一道道拦河大坝和一座座水库,浇灌出一片片肥沃的农田,但下游的水资源极尽枯竭。

1970年左右,罗布泊完全干涸,不断退缩的岸线像一只巨大的耳朵。罗布泊虽然死去了,但它的遗体仍在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做着巨大的贡献,那里是我国国内最大的钾盐生产基地,它凭一己之力让我国钾肥的进口率从75%降到40%。

3、彭加木失踪案其事

1980年6月5日,彭加木率领的探险队顺利穿越了罗布泊无人区,抵达南岸的米兰农村。但彭加木先生对这次科考的成果并不十分满意,除了一些土壤、矿石和植物样本之外,他们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资源。于是在休整了5天之后,彭先生决定去罗布泊的东南部转一圈,看看是否能有新的收获。

按照当时的补给条件,这种科学考察与重走一次黄泉路没有什么差别,汽车、汽油、饮用水、粮食随时都会出问题。

由于一系列的状况,6月16日,科考队比原计划晚了2天才来到了湖东岸的库木库都克,但此时保障车的汽油几乎殆尽,且携带的淡水已经无法饮用,他们不得不暂时在那里扎下营来。

面对着四下无人的茫茫戈壁,科考队员意识到,他们已经被逼入了进退维谷的绝境,大多数人都认为必须向驻军求援了。

但彭加木先生却认为,库木库都克就是维语“沙井”的音译,而且在各种文献和科考地图中,当地都是有水井的。彭先生是一位一心为国的科学家,他觉得如果能在附近找到水源,一是不需要耗费国家资源,动用直升机为自己送水。二是可以为后续的科考提供便利。于是,他提出在附近查探水源。

但周围调查的结果让人失望,周边除了沙子之外,依然是沙子。但彭加木先生却不甘心,他决定铤而走险,去6公里以外,那个标记模糊的“红十井”去看一看。

但这个决定遭到了大多数人的反对,随行的水文专家甚至与其大吵了一架,在众人的压力下,彭加木先生暂时同意了他们的意见,向马兰基地发送了电报,请求驻军援助汽油300公斤,饮用水500公斤。

电报发出后,很快收到了驻军的回电。科考队员如释重负,点起篝火,围坐在一起分食不久刚捕获的野骆驼。但没人注意到彭加木先生的心事重重。

凌晨2点,劳累了一天的队员们陆续钻进帐篷,但彭加木先生却依然坐在篝火旁若有所思,没人知道他在旷野的暗夜里想了什么?又做了什么?

6月17日清晨,马兰驻军发回电报,让科考队原地待命,准备接收物资。副队长汪文先大喜过望,拿着电报译文走进彭加木先生的帐篷。

彭加木先生却怎么高兴不起来,他对汪先生说,他喝不下这耗费巨资送来的水,他依然固执的想去寻找水源,但依然没有人附和他。

当汪文先拿着驻军的第二封电报走进彭先生帐篷时,却发现空空如也,他以为彭先生出去上厕所了,在帐篷里呆了半小时也没见到他回来。

下午一点左右,考察队的司机到车上取衣服,从车座上发现了那张夹在地图里的字条。

“我往东去找水井,彭17/6:10:30。”

当队员知道彭先生孤身一人进入瀚海之后,立刻展开寻找行动,但一番慌乱之后,决定由汪文先带两人开车沿着脚印向东搜寻。

但几个小时过去了,搜索队在营地东10公里处发现足迹已经消失不见。由于沙漠的环境已经起了变化,他们只好先返回营地。

在清点物品时,队员们发现彭先生带走一个罗盘,一个地质锤,两个相机,2公斤水和一袋饼干。但他平时服用的抗癌药物却没有带走。

晚9点,距离彭先生失踪近11小时之后,考察队给驻军发电报,说出现重要情况,凌晨2点再汇报一次。

此时,他们仍幻想着彭加木先生会回到营地,他们把车开到沙丘上打开大灯,向天空发射信号弹,在高处点燃篝火,都没有用。

凌晨2点,科考队再次发报,“6月17日上午10:30,我考察队长彭加木外出找水,至今未归。”

第二天一早,驻军的直升机送来给养,科考队员分成两部分,几个队员搭乘直升机搜索,但寻找了40分钟,仍然一无所获,他们只好返航。路上搜索的队员在东北方向再次发现了足迹和他留下的糖纸,其他一无所获。

当天,罗布泊地区刮起了十级大风,队员们经过研究认为,就算彭先生仍然健在,肯定也扛不住沙尘暴,他们决定向高层发送彭先生失踪的信息。

6月18日凌晨2点。信息传到了最高层,上峰电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6月20日开始,军方出动2架直升机,一架固定翼飞机,数十辆车和一百多名军人对罗布泊区域展开地毯式搜索,但10天过去后没有任何收获。

6月23日,新华社发布消息,对外宣布彭加木先生失踪。

7月17日,搜索队再次出动181人和6只警犬,动用48辆车展开搜索,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仅仅发现了一些痕迹。

11月10日,展开最有一次,也是最大规模的搜索。直接参与人数达1000人以上,搜索面积达1100平方公里。但这次为期41天的拉网式搜索,最终以失败告终。

4、彭先生到底在哪?

仿佛人间蒸发般的彭先生和倾尽海量人力物力的搜索在民间传的沸沸扬扬,但当时的传说远没有现在来的那么玄乎,大概分为三个方向。

1.外逃说。这个说法来自香港《中报》的一篇报道。彭先生失踪115天后,《中报》刊登了一篇名为《彭加木现已逃往美国—中国留学生周光磊在美国遇见彭加木》的独家新闻。文章中一个自称与彭加木是三十多年好友的留学生宣称,9月14日下午,他与彭加木先生在华盛顿的一家餐厅中相遇,并将这个情况写信告诉了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周培源先生。

新闻一经发出,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经过调查发现,这封“信”中讲述的情况全是捏造,是一个“阴谋论”产品。

2.谋杀说。这种说法来自于江湖猜测,具体出处不明。1980年8月7日,中科院新疆分院和上海生化所以及彭先生家属对此说法进行了澄清,基本没人再理会这个说法。后来,一个名叫朱百川的小说作者在网上发表了一篇网文,自杀说又浮出水面,后经朱先生亲口证实,此事为杜撰的小说。

3.自杀说。这种说法是基于彭先生出走时没有带走常用的地图和突然改变行进方向产生的。以彭先生偏执的性格和当时身患绝症的情况来看,这种情况不是不可能。

4.意外说。这种说法是最科学的。当时的罗布泊狂风大作,沙尘暴铺天盖地,彭先生体弱多病,携带的淡水和粮食都不足以维持2天。经测算,搜索队发现最后遗迹的地方正是风口,后来测试发现,同级别的沙尘暴在30分钟之内就可以将40公分高的水桶完全淹没。如果彭先生因体力不支倒下后,沙尘暴很快就会将其掩埋,而沙漠的流沙甚至会将其运送到数百公里之外。实际上,很多沙漠遇难者的干尸都是在数十年后,距离失踪地点很远的沙漠边缘被发现。

至于什么“外星人说”、“植物病毒说”、“双龙玉佩说”、“穿越说”等一系列玄之又玄的说法喧嚣不已,这不过是为了吸引眼球的信口胡说八道。一个有科学认知能力的人,绝对不会相信这种说法。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