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介绍世界杯 足球 篮球的网站

nba最前线超级英雄(NBA最前线林书豪)

最后一舞,终至最后的音符。

德怀恩·韦德,2003黄金一代第五顺位,三次NBA总冠军得主,闪电侠,16年耀眼的职业生涯,定格在布鲁克林主场——黑人篮球运动员的圣地,主队领先20分之后满场的“我们要韦德”的呼喊声里。

「杨毅专栏」请别忘记,他少年时的模样

职业生涯的最后两天,背靠背最后两战,迈阿密热火连战76人和篮网,与季后赛失之交臂。如果一定要在最后两战里给韦德定义一个注脚,他职业生涯最终的注脚,我喜欢他自己用的那个词:任性。他自己说,如果热火在最后一战前失去了季后赛资格,他就会打得任性一些,有球就投。事实上,在最后一次背靠背之前,热火已经自知天命。魔术、篮网已经上岸,活塞最后两场连战弱旅,你没法指望他们全败。热火在最终决战前几天裁掉了麦克格鲁德,以节省球队支出,已经展现了他们的心境。在韦德的最后一个主场,主帅斯波斯特拉本季第一次把韦德推上首发。他出手全队最多的23次,取下30分3篮板3助攻;接着今天客场对篮网,28投10中,25分11个篮板10次助攻,打出职业生涯里的第五个三双。

韦德尽力地去攻,连续两场总共出手51次,是他整个赛季里投篮最多的连续两个夜晚。这是他留在NBA舞台上最后的画面。在我心里,这比最后两战里那些催泪的瞬间——昨天,韦德的大儿子在开场为他报幕;哈斯勒姆在第四节和他一起登场;他给所有队友人手一件球衣;冲上记录台的时候摔了下去;今天,香蕉船兄弟同时出现在场边——比这些都更重要。韦德用他最后的身姿,提醒世界和年轻人们,他韦德曾经是怎样打球的。他曾经怎样风华绝代,虽然那时的速度和爆发力早已不再。

「杨毅专栏」请别忘记,他少年时的模样

我想对他说的是,其实,你还可以再任性一点,再任性一点。三年前,科比最后一战,出手50次拿下60分,曼巴吐信。科比绝世无双,可是你韦德,两战相加,只比科比多扔了1个——在完全为你送别的舞台上。

你神奇而疯狂的样子,可惜这个世界再也无缘相见。

我不知道现在有多少看球的年轻人,已经没见过韦德鼎盛时期的比赛。由于严重的膝伤,韦德事实上在2010年迈阿密三英聚义时就已经失去了一部分运动能力。在勒布朗和波什来到迈阿密的前一季,韦德伤停了大半个赛季。考虑到韦德在大学时期就动过膝盖手术,摘除了一侧膝盖的半月板——这层关节间的滑膜不可复生。也就是说,韦德的膝关节长期处于骨头磨骨头的状态。他的身体顶峰状态在NBA只维持了5年左右。但就是这5年,韦德呈现给篮球世界的,是百年不遇的珍宝。

「杨毅专栏」请别忘记,他少年时的模样

上上周,吉诺比利球衣退役时,我是这么写的:乔丹退役之后20年,以得分后卫位置计,在我心里,科比第一,吉诺比利和韦德并居第二。吉诺比利和韦德,有异曲同工之妙。吉诺比利,是从未见过的把速度、爆发力、柔韧性和创造力集于一身的白人运动员。而韦德,是在所有这些身体天赋能力上都再次走向极致的个体。

如果你没有看过韦德那时的比赛,你真的难以想象他有多快——他比你能够想象的,能够在当今世界里见到的任何篮球运动员都快。在我的记忆中,也许只有艾弗森的速度能与他相提并论。可艾弗森没有他的身高,没有他的体重和力量,不像韦德能像雷鸣后的闪电一般,瞬间劈向对方腹地,天崩地裂,闪电侠因此得名。

「杨毅专栏」请别忘记,他少年时的模样

可韦德不只有这些——这就是他和吉诺比利的相似之处,也是他们区别于其他顶尖天赋,在竞技舞台上登峰造极的关键。在这样速度、爆发力和力量集合的基础上,韦德和吉诺比利一样,拥有仿佛违背人体构造和人体力学的柔韧性和音乐般的节奏感。他的节奏控制能力,以至于常常让你忽略了他的绝对速度。通常而言,当你那么快,那么有力量,你就像一颗子弹,像一把开山巨斧,只能直来直去。但韦德是在已经极致的速度下,仍然能够随意扭转自己的身体,做出各种奇妙的转体,用节奏控制和改变自己的速度,这完全不可思议。如果你自己参与过运动,你就知道,这是天方夜谭!这就像用F1赛车玩漂移,不可想象。但韦德和吉诺比利就是可以做到。韦德因为速度更快,爆发力更强,他的柔韧性和各种奇妙的扭转更加诡异。吉诺比利以欧洲步名动江湖,直到40岁,他仍然能够出色地使用这项技术;而韦德在巅峰时代,闪电般飞至篮筐之上,接着用不可描述的转体,在完全失去平衡的状态下把球打进,接着摔出球场的情景——韦德摔,我封它做我心中NBA赛场上最奇绝的进攻武器。你读到这里,当你回忆巅峰之上的韦德和吉诺比利,你是否能会想起同样的视觉体验和想象:他们两个都像蛇,吉诺比利是灵蛇出洞,韦德是金蛇狂舞。

我为什么这么爱看他们的比赛呢?因为老杨我属蛇。

咳咳,玩个玩笑。因为我是个正常人,我沉醉于那样的美感。

「杨毅专栏」请别忘记,他少年时的模样

通常,有韦德这样速度、爆发力和力量的运动员,带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如果是美,也是暴力美学。而韦德不是,他的暴力里集合着奇妙的姿态,如仙临凡。他因此而定义的比赛风格在百年篮球历史上屈指可数。他在这样身体能力之上的中距离急停跳投,如今已几乎失传的上古神器,让他在鼎盛时期完全不可阻挡。那个韦德——2006年总决赛上的韦德,在圣诞夜大战科比和勒布朗的韦德,仍是我心中对韦德的定义。少年子弟江湖老,每一次有超级明星退役,都是一场伤感。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都被寄托着情感。但就比赛本身而言,韦德是那种你知道一旦告别,此生就不会再见的孤品。百年沧海,万里挑一。

说回来了,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他说他要任性一点,结果最后一场竟然打了个三双,传出了10次助攻。你再任性一点怎么了?你再随便多扔几个怎么了?

不,韦德不会那么做的。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任性的人。

这是在今天,讲述和回忆了韦德巅峰时期打出的是怎样的比赛,拥有的是怎样的能力之后,我最终想要给我的文章,给韦德的职业生涯写下的注脚,也是他最后一战的书写方式——他是终极伟大的团队球员,他从未任性和自私过。在迈阿密热火,他是球队历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是城市的灵魂。但他从未拿过顶薪。他总是在做出牺牲,不让自我凌驾于球队之上。他拥抱勒布朗和波什进入球队,在第一年之后,推动勒布朗成为球队进攻的主导者,而他心甘情愿。在离开热火,前往公牛和骑士,又返回热火之后,他既接受了主帅斯波给他设定的第六人位置,也接受了职业生涯最后一季以老将底薪出战。所有这一切,发生在一支球队的队魂身上,在此刻金元世界的时代里,就和韦德巅峰之上的比赛水平一样,超乎想象。

这是另一点韦德和吉诺比利的相似之处。而韦德比吉诺比利更难。热火的球队结构、人员配置、球队文化,都不像马刺一样稳定,而韦德却总在做出牺牲。我也认识很多出色的运动员,他们也都拥有出色的天赋,都是一方豪杰。但天赋也分级别,他们之中没有人能与韦德的天赋相比,但他们的自我,他们对自我的执念,无不大于韦德。这不是讲其他人不好,而是韦德太罕见了。第一,通常拥有极致身体天赋的运动员在失去运动能力之后(艾弗森、科比、安东尼),很难真正转型,去做一个打球极致合理的团队球员;第二,通常一个年轻人,在第三年就赢得了冠军和总决赛MVP,在他此后的职业生涯里都应该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运动员就是十几年青春饭,不会再轻易去接受牺牲;第三,通常一名功勋老将在他生涯的尾声不会去接受替补的角色,这对于美国运动员而言是身份的象征。但所有这些,韦德都做到了。

16年职业生涯,韦德先呈现了极致天赋,然后呈现了极致团队和人格中的谦卑。

「杨毅专栏」请别忘记,他少年时的模样

去年夏天,在李宁韦德中国行上,我和于桑做NBA最前线的专访,和韦德与哈斯勒姆对谈。说到北京奥运会的话题,我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在《梦之队》这本书里,我读到过这样的故事:梦一队在巴塞罗那,会比手上的冠军戒指。乔丹、魔术师、大鸟伯德在一起聊天,巴克利过来插话。乔丹说,你没有说话资格,因为你没有戒指。又跟尤因说,你也没有资格说话。我想知道,在北京奥运会上,你、勒布朗、保罗、安东尼,你们四个好朋友在一起时,你那时是手上唯一有冠军戒指的人。你会这么说吗?

韦德淡淡一笑:不,那不是我的性格。

是的,那不是他的性格。因此最后,当他咬着牙说,我要任性一点,任性的展现也不过就是这样。我们希望他任性,想看他任性,因为他已太多年不曾任性。我想用任性做他最后两战的注脚,因为在此刻,我最想你们记住他少年时,闪电破空,予取予求的模样。

「杨毅专栏」请别忘记,他少年时的模样

最后啊,老杨要用我最喜欢的三国里的一段书,来做我这一篇的收尾。曹操与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在相府亭中,远看天边之龙挂(龙卷风),曹操说: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

德怀恩·韦德,再见吧,盖世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