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介绍世界杯 足球 篮球的网站

广东体育nba广告视频(广东体育NBA在线直播)

很少有人知道,朱芳雨和他那位在镜头前金句频出的老队友杜锋一样,也开始长白头发了。

两人是在1999年认识的,刚年满16岁的朱芳雨和年长两岁的杜锋一起进入广东宏远男篮一队。那一年,被称为一代传奇手机的摩托罗拉“V998”正式发售,广东电视台播放的那条粤语手机广告里写着:“只要神机妙算,成功在你手中”。

B面朱芳雨:终场哨响,换我登场

这则经典手机广告里还有另一句台词:想要成功,需付出很高代价。

22年后,朱芳雨已经帮助宏远男篮实现CBA十一冠的传奇——以球员身份拿下8冠、以总经理身份拿下3冠。随着“朱8”从球员到总经理的身份转变,手机也取代了三分球,成为他在大众心中新的标签——替补席、电视台的转播间、综艺节目的录像现场,他的注意力总是会被各种信息打断。

就连这次和懒熊体育的深聊也不例外。

“我先做个采访,一会回你。”朱芳雨发完这条微信语音之后,有些抱歉地望向记者,“对不起,刚才的问题是什么?”

手机里似乎藏着宏远男篮新三连冠的成功密码,而总经理朱芳雨正是那个运筹帷幄的人。朱芳雨告诉懒熊体育,这个夏天他要处理包括球员、教练员、俱乐部职员在内的总共9份合同。他坦言,谈合同是转型后他觉得“最累的事”。

过往,在48分钟的比赛结束后,朱芳雨可以痛痛快快地冲个澡,和队友一起享受胜利的喜悦。现在,在终场哨响后,属于他的比赛才刚刚开始。

确定集训行程、沟通训练场地、应对队里突发的伤病……这些或零碎或紧急的事务,都需要朱芳雨亲自沟通和拍板。

他调侃说,这种时候他会尤其怀念打球的日子:“以前自己是大爷,现在要伺候大爷。”

选择:主教练还是总经理?

2017年4月,宏远男篮在CBA总决赛中0比4负于新疆男篮,彼时距离上一个冠军已经过去4年。总决赛结束后,时任球队主教练杜锋前往国家男篮蓝队任教。

2016-2017赛季,朱芳雨场均出场19.3分钟,依旧是球队重要的轮换球员。联赛结束后,他还跟随广东男篮参加了在湖南郴州举行的全运会预选赛。这个赛季他还有两个其他身份——球队助理教练、俱乐部副总经理。

预选赛期间,朱芳雨接到了俱乐部另一位副总袁俊的电话。袁俊邀请朱芳雨在全运预选赛结束后和他一起去东北考察几个小球员。那个时候,青训就已经成为朱芳雨很关心的一项工作。

几天后,两人如约在广州北站见面。一见面朱芳雨就告诉袁俊:“老袁我退役了,想清楚了,转到管理岗。”

决定如此之快,几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此前的沟通里,袁俊一直判断朱芳雨至少要跟随广东队参加同年9月的天津全运会。广东体育常年跟随宏远男篮的记者关辛也告诉懒熊体育,朱芳雨曾经告诉过他,“真想打满20个赛季”。

朱芳雨告诉懒熊体育,其实退役的决定是球队老板和他一起做出的。“老板一说完(让我退役),我说行,那就不打了。”他从来没想过离开这支效力了19年的球队,摆在面前的选项有两个:负责竞技,出任球队主教练;参与俱乐部运营管理,成为总经理。

“一开始领导希望(我)接主教练的工作。”朱芳雨婉拒了。

职业体育里主教练的高压环境是让朱芳雨忌惮的因素之一,何况宏远男篮常年处在联赛争冠集团,来自竞技成绩的压力只会比普通球队更大。

另一个原因则是,朱芳雨早已做好了向管理转型的职业规划。早在2015年,朱芳雨就在中山大学报读了EMBA(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课程。

B面朱芳雨:终场哨响,换我登场

2017年10月,退役后的朱芳雨曾在微博上晒出自己在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听课的照片。

将退役后的明星球员放入教练组,是宏远男篮的传统。曾经率领球队7夺CBA总冠军的王牌教练李春江,就是这种模式最成功的代言人。不过让退役球星直接做管理,此前CBA并没多少成功经验。

2017年5月,宏远俱乐部正式宣布:杜锋的头衔由球队主教练变更为总教练,俱乐部“支持他赴国家蓝队执教”,球队主帅一职交给尤纳斯。而球员朱芳雨则正式退役,他全新的身份是“广东宏远篮球俱乐部总经理”。

朱芳雨一直是个细腻且聪明的人。这不仅体现在他对职业生涯的规划,也体现在对个人形象的管理上。在被热心球迷团团围住的时候,朱芳雨会主动喊出“上拳了”为自己解围。在综艺节目里,他更是通过自曝“当年打错了人”,来创造一个有别于“球场暴力男”的全新形象。

他知道应该在社交媒体上暴露出适当的真诚,同时也会把一些情绪藏在身后。作为总经理,朱芳雨极少把自己的焦虑流露给外界。

袁俊告诉懒熊体育:“几年努力的激动和澎湃,通过外表很难看出来,他内心的情感是复杂的。”袁俊回忆,2019年朱芳雨拿到作为总经理的首个CBA总冠军后,拍了拍他说:“老袁,咱俩饭碗都保住了。”

谈判:情感还是生意?

不同时期,朱芳雨对自己的职业处境有着不同的认知,也会引导着他做出不同的决定。

在正式出任宏远男篮总经理后,只有第一个赛季(即2017-2018赛季)没有夺得CBA总冠军。朱芳雨向懒熊体育承认,一开始他在投入上比较谨慎,“我不想一上来就花太多钱。因为花的钱越多,外界期待值就越高。”

到了第二年,朱芳雨才开始逐渐发力,目标也更明确。

第一件事就是请回杜锋。2018年9月,男篮红蓝队正式合并,李楠成为国家队正式主帅。朱芳雨告诉懒熊体育,“一顿午饭”的时间就请回了杜锋。

然后就是那笔著名的“五换二”交易。广东队用周湛东、杨金蒙、邵英伦、刘传兴和高尚,从青岛队换来了苏伟和刁成灏。在当时,那是CBA历史上涉及球员数量最多的一笔单次交易,外界也习惯将那笔交易描绘成一个“高情商”的故事。

B面朱芳雨:终场哨响,换我登场

在关辛看来,换回苏伟(左一)的那笔交易是朱芳雨上任总经理以来最好的一次操作。

朱芳雨承认,当时在情感方面确实存在着很大的困扰。被交易的邵英伦还是朱芳雨曾经的室友,“情感上很难。看着他们长大,但自己的工作要把他们送走。我跟他们单独聊的时候,基本上都哭了。”

在这笔交易中,所有球员都能和球队体面分手,也被认为是朱芳雨在谈判沟通过程中的一大加分项。有人用此事和2014年时任上海男篮老板姚明放弃续约昔日队友刘炜时引发的争议进行对比。朱芳雨并不认为他是吸取了某种教训,“我没有太关注其他球队的这些东西,我觉得(自己做的)应该是一个正常的方式。”

不过,当真正坐上谈判桌,朱芳雨还是很快抛开了情感的困扰,回归到对生意本身的判断。“定下来这个方案(换回苏伟)以后,其实没有犹豫。”

朱芳雨告诉懒熊体育,这笔交易里最难的就是到底要把多少名球员放入交易。最开始的计划是只放入3名球员,“最后多带了两个人,我觉得成本比较大(高)。”

他还有一条始终坚守的底线:徐杰、胡明轩和杜润旺不可以被加入这笔交易。“我很坚决,跟青岛我也是这么说的。别勉强,如果要(这三人中)任何一个,那就算了。”

在朱芳雨以总经理身份率队夺得三连冠期间,徐杰、胡明轩和杜润旺都是核心成员。胡明轩在2020-2021赛季更是当选总决赛MVP,成为继易建联之后,宏远男篮又一位夺得总决赛MVP的本土球员。

在和年轻球员的谈判中,他很清楚自己手里的底牌。“宏远的青训是很有竞争力的,所以我在后续发展上不会担心人才断档。那么我在跟新球员去谈的时候,自然是有底气的。”

“我会介绍宏远的薪酬体系,告诉他这个平台的附加价值。如果球员想要最好的待遇(薪资),我也会说,‘真的有其他球队可以给你’。”

B面朱芳雨:终场哨响,换我登场

2018-2019赛季,宏远男篮在CBA总决赛中击败新疆,获得队史第9个冠军。颁奖仪式上,朱芳雨与球员们击掌庆祝。

到了2019年总决赛,朱芳雨更是大胆地签下外援比斯利,尽管后者在总决赛的上场时间并不多。这笔引援也因此被外界解读为“防御性签约”——签下对手想签之人,让对手无人可签。

朱芳雨本人没有直接承认这个说法,他只是笑着表示:“既然打到这个份上了,(预算)也不差最后这一哆嗦。”显然,和第一个赛季相比,朱芳雨更敢花钱并且愿意为第一个总冠军冒点险了。

分工,快速,更多可能

和球场上那个手起刀落的“三分雨”一样,朱芳雨也将这份果断带到了场外。

今年3月29日,宏远男篮外援马尚·布鲁克斯在和浙江队的常规赛第三节的一次运球推进过程中突感不适,直接自己单腿跳着离开球场。关辛告诉懒熊体育,朱芳雨第一时间和马尚一起去到医院检查。当确定后者跟腱断裂,将缺席2020-2021赛季剩余所有比赛后,朱芳雨马上掏出了手机——先是打电话了解CBA的防疫政策,然后就是联系各种经纪人寻找备选外援。

仅仅6天后,宏远男篮就签下了另一名外援杰森·汤普森。其实汤普森当时是应上海队邀约来到诸暨赛区完成隔离,但双方并未正式签约。

然而在朱芳雨的讲述里,他却将这笔交易成功的功劳归于球队翻译,“我们忽略的信息被翻译捕捉到,他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然后我们沿着线索开展了后面的工作。”

他笑着推掉了关于自己“果断决策”的恭维,“后续的这些工作我觉得应该做的,都是顺理成章的东西。”

三冠王肯定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总决赛第二场,宏远队最后时刻手握领先,却被辽宁队拖入加时,痛失好局。主教练杜锋在接受网易体育《界外》采访时谈到,那天赛后他第一次关上了自己的房门(以往都向球员和教练开着),没有在第一时间和球队及教练组沟通。

朱芳雨心里也急,他是曾经的CBA三分王、历史最佳得分手,恨不得自己上场,“如果可以换到我的话,我可以完全按照我个人的能力去完成,但是队员没有做到。”

但他这次什么也没做。在他和杜锋的分工里,他只负责搭建球队的框架,从不参加球队的视频复盘,也绝不干涉教练组的排兵布阵。

B面朱芳雨:终场哨响,换我登场

昔日队友如今分工明确。杜锋作为主教练负责竞训,朱芳雨作为总经理负责球队结构搭建、球员管理等。

即便在第二天的训练场上,他也没有找任何球员进行沟通和复盘。在那一刻,这个大个子心里有着多数运动员不曾拥有的敏感和细腻,“可能你是想放松(球员)压力,但他会想你为什么不跟别人说,(而是)来找我说。是不是我做得很不好,没有达到球队的要求。”

在诸暨,宏远男篮也是球员最多的一个集体。朱芳雨带了一支超过20名球员的团队进入赛区,希望在疫情的特殊赛制下,让比赛数量减少的青年队球员也能拥有高质量的训练条件,同时多见世面。

管理球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朱芳雨表示,他参考了在EMBA中学习的管理经验,将球队中不够细化的管理制度严格落实,“像一个公司一样去管理”。

“比如一人迟到,全队罚跑。”朱芳雨告诉懒熊体育,曾经有一次,他让大巴不等迟到球员直接开走,“迟到的制度是强力执行的。”

朱芳雨几次提到自己将宏远男篮的影响力运用在谈判过程中。譬如,在谈到选秀中选择北大球员万圣伟,首先是要寻找一个合适内线的球员,但他同时会和北大男篮商讨,希望通过这次选秀共同提升双方的品牌价值。在职业球员里,自主拥有“品牌意识”,不是一件很普遍的事。

B面朱芳雨:终场哨响,换我登场

2018年,宏远男篮在CBA选秀第二轮选中了北大男篮的中锋万圣伟。后者是宏远男篮历史上首位选秀球员,也是目前唯一拿到过CBA总冠军的选秀球员。

这也体现在他对于个人未来发展的判断里。除了宏远男篮总经理,在休赛期,他出现在综艺、解说席等不同场合,他信任周边伙伴以及自己的判断,呈现出一种拥抱多种可能的态度,“能推到我面前的事,至少不是负面的,所以其实很多事情都可以做。”

他也会很直接地表达对年轻球员的鼓励,“篮球不应该和其他因素混在一起,如果有机会,我当然鼓励他们去(NBA和欧洲那些)更好的平台打球。”

“但我也希望优秀的年轻人来宏远。”朱芳雨笑了笑,用一种成熟的方法把问题绕了回来。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而这份清醒也是他走到现在的重要原因。哪怕如1999年的那则广告所言,“成功”的背后一定付出了“很高代价”。